守望先锋联赛:電價改革:電網的減法與乘法

2019-05-28 09:17:25 國家電網報 作者:韓煦  點擊量: 評論 (0)
這個5月,減稅降費是個高頻詞。這邊廂,減稅降費的會議密集召開。5月24日,李克強總理在濟南主持召開部分地方減稅降費工作座談會。兩星期前...
這個5月,減稅降費是個高頻詞。
 
這邊廂,減稅降費的會議密集召開。
 
5月24日,李克強總理在濟南主持召開部分地方減稅降費工作座談會。兩星期前的5月10日,李克強總理曾就減稅降費政策實施情況聽取企業負責人意見建議。
 
那邊廂,減稅降費的政策接續落地。
 
5月5日,國家發改委發布《關于進一步清理規范政府定價經營服務性收費的通知》。5月7日,四部門發布《關于做好2019年降成本重點工作的通知》。直到5月15日,發改委再降一般工商業電價10%的通知一出,很多人的心落定了。
 
從今年兩會政府工作報告再提降電價后,不少業界人士都在討論——
 
再降10%電價的空間從哪兒摳?電網何為?
 
為何一降再降?
 
談錢,很敏感,談電價,也如此。
 
然而,不得不說,降電價,確是民心所向,大勢所趨。
 
理解降電價,至少考量兩個層面。
 
第一層,要在“降成本”政策的邏輯中去理解。
 
從2013年開始試點營改增,到2016年全面營改增,再到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送出史上最大規模的2萬億元減稅降費紅包。近年來,減稅降費是政府財政政策的主基調,也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一環。
 
減稅降費為的是降低企業成本,降電價降的是中小企業的用能成本。通過降低實體經濟的成本,國內的中小企業負擔輕了,有資金,有活力,能夠投入到技術及其他生產領域,促進產業升級。同時,企業也能在就業消納和居民消費上還利于民,進而增強內在經濟動能,形成良性循環。此外,降電價實打實地優化營商環境,能夠吸引外資,進一步對外開放。
 
李克強總理曾概括降電價“一舉多得”,并以電商為例:計算機耗電量大,降電價,電商可以讓利給消費者,也可以促進產業發展。
 
同時,在市場波譎的當下,降低實體經濟用能成本,對于提振中國制造業,激發國內市場活力,十分必要。
 
第二層,要在“電力體制改革”的邏輯中去理解。
 
從2015年中發9號文開始,理順電價形成機制是新一輪電力體制改革的重點。降電價既能釋放電力體制改革的紅利,同時其緊迫性也倒逼電力體制加速改革。除了部分“臨時性”措施,國家發改委的兩批降電價舉措的內核在于,進一步清理和規范電網環節收費,推進區域電網和跨省跨區專項工程輸電價格改革,并提到了擴大一般工商業用戶參與電力市場化交易的規模,體現的思路就是“抓住中間,放開兩端”,與電力體制改革的邏輯一脈相承。
 
這兩個層面的共同邏輯,其實就是降電價的邏輯——“以減法換乘法”,以“讓利”換取時間與質量。最終指向整體經濟的高質量發展。
 
降的空間在哪兒
 
5月15日這波降電價舉措包括了:降低重大水利工程建設基金征收標準,適當延長電網企業固定資產折舊年限,增值稅率降低形成的降價空間全部用于降低一般工商業電價,以及擴大一般工商業用戶參與電力市場化交易。區別于2018年,這一年的主打是“降低電網環節收費和輸配電價格”,通過電網企業讓利騰出降價空間。
 
其實,這些降電價措施,涉及到具體操作層,并沒有超出電價構成的范疇:電價從哪兒來,就要從哪兒摳。
 
銷售電價=上網電價+輸配電價(含線損)+附加稅及基金等??突虻綹兜那降茲ツ畝?,這個公式已很清楚。
 
這兩次降電價措施,發電企業都沒有直接被“點名”,但考慮到此前下調煤電上網電價等政策,部分發電企業一定程度也在讓利。電網企業在2018年降電價措施中,承擔了降電價成本的80%左右,今年又將增值稅率從16%調整為13%的改革紅利,全部用來降電價。作為政策制定者的政府,則進一步降低通過電價征收的基金。
 
今年第二批降電價措施的前三種,屬于實實在在的資金性的讓利,這對于降電價的效果是“立竿見影”的,但并沒有“治本”。
 
第四種措施其實指明了繼續挖掘降電價空間的著力點和根本性措施:積極擴大一般工商業用戶參與電力市場化交易的規模,通過市場機制進一步降低用電成本。這也恰是能夠平衡發、供、用三方,讓大家服氣的降電價最優解法。
 
市場化交易為什么能降電價?
 
目前,電力交易市場中,業內專家普遍認為供大于求。發電企業千千萬,用電客戶能夠挑挑看,甚至可以講講價,簽訂長期用電合約,還能走個“批發”,自然能進一步降低用電成本。對發電企業來說,市場的核心競爭力約等于價格+穩定性,高效低成本的機組就成了香餑餑,還能靠實力換取更多發電利用小時數,而低效高成本機組的命運就不容樂觀。
 
當然,市場化并不意味著“降電價非常爽,一直降價一直爽”。
 
長期來看,變數仍在市場內。市場化交易最終目的是還原電力商品屬性,價格高低,市場說了算,受供需、成本等多因素影響。
 
但健康的市場能夠通過供需平衡形成正確的價格信號,進而影響發電企業、用戶決策,引導電源、電網、用戶三方的投資、用能,從而實現各方利益最大化,降低全社會用電成本。舉個例子,發電企業當然愿意去缺電且電價高的地方投資設廠,賣得出去價格也高。用戶對電價的反應更敏感:電價高了,用戶要想縮減開支,只能節能降耗或搬到電價低的地區。這都是市場的有效調節。而扭曲的電價并不能反映出市場的真實狀況,可能導致的后果就是:發電企業扎堆在電力過剩地區投資,用電大戶聚集缺電或輸配電成本較高地區,在消耗了大量的社會資源后無以為繼,最終發電企業虧損,用戶承擔高昂的用電成本。
 
穩健的市場很難一朝一夕建成。市場化機制的效果,也需要在較長的時間維度里顯現。對待市場要有“父嚴母慈”的心情,政府引導,大家耐心呵護,市場這個“寶寶”才能茁壯成長。
 
所謂風物長宜放眼量,這一點,中國股民應該深有體會。
 
降過之后謀新局
 
承受過多期待的降電價,對作為“國家隊”的電網企業來說,是責任。責任意味著要付出。
 
國家電網為例,2018年,降電價為用電客戶減少成本915億元。今年這個數目也不會小,大約也在數百億元。
 
國家電網公司董事長寇偉在不少場合都表態過,一定要把降電價的政策落實好,不負國家、人民期望,同時告誡員工:國網不僅要勒緊褲腰帶過緊日子,還要提起精氣神轉型,去探索新的利潤增長點。
 
單純靠掙購銷差價的時代已經結束。電網企業必須要有動作,也正在動作。
 
節流是基礎。
 
“花錢的地方很多,掙錢的地方越來越少。”今年年初,寇偉就在國家電網公司“兩會”上再三提及要“過緊日子”。通過加大內部管理體制改革,成本降下來,效率效益提上去。
 
該摳門時要摳門。大刀闊斧減少跑冒滴漏,提高多維精益化管理水平,落實“放管服”,一切能有效省錢的方式,國家電網正在推進。此外,還要做好投資可行性研究,避免浪費型投資。節流工作往往動力不足,畢竟涉及實際利益。但“自律才能自由”,是“減肥”箴言。
 
該講理時要講理。國家電網要在近期國家發改委輸配電價成本監審意見征求中,擺事實,講道理,把輸配電涉及到的成本厘清,大伙看著透明,自己也心里踏實。
 
開源是關鍵。
 
尋求新的業務利潤增長點,是目前國家電網的發力點。
 
該用長時要用長。國家電網長期運營電網,非常擅長調度用能,可以發揚長處開展綜合能源服務。在今年年初,國家電網定下了實施綜合能源服務業務發展兩年行動計劃,營業收入力爭超過95億元——這個數目在國家電網總營收體量中雖小但具有風向標的意義。
 
該出手時要出手。保穩電網傳統業務之外,要繼續發力其他新興業務。2019年,國家電網定下了金融、產業、國際業務三塊業務,要占年度利潤貢獻率的一半。上一年度,這三者撐起了總利潤的48%。
 
另外,擴大電力市場化交易也依然很有必要,釋放改革紅利,激發用戶增加用電負荷,實現雙贏。
 
必須看到,電價牽扯到的是一個社會性的系統工程。作為大國重器,電網也需要保證“合理收益”。
 
一則電網不止賣電一個角色。電網的安全性、經濟性和電源結構三個因素要綜合考量。守住電網安全紅線、改善網架消納新能源等都需要數目不小的投資。
 
二則電網在公共服務上投入了很多真金白銀。比如,電網會為偏遠地區一戶人家的用電立桿架線,這其實是不經濟的,但又是央企責任擔當。
 
實踐證明,電網有能力運用好資源。例如特高壓技術與建設,有力地帶動上下游產業的發展,形成了良性循環的生態圈。而泛在電力物聯網的建設,正是在新的歷史起點上,國家電網作為國家隊的新擔當。
 
降電價并不是動奶酪。
 
風物長宜放眼量。
 
對電力企業來說,是時候改善飲食結構,減脂鍛煉增肌肉了!
大云網官方微信售電那點事兒

守望先锋人物大全名字 www.ufzao.icu 責任編輯:葉雨田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、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我要收藏
個贊
?